景德镇陶瓷网 > 瓷器收藏 > 现代瓷器收藏 > 瓷器收藏现代风

瓷器收藏现代风

发布时间:2021-03-28 20:15:29作者:羽翔来源:艺术市场关键词:瓷器,收藏,现代,风,提到,瓷器,也,便,就是,提,

  提到瓷器,也便就是提到了景德镇—这座中国瓷都,历代“国家制瓷中心”官窑所在地。华夏千年历史,起唐至清,景德镇精湛的制瓷工艺都是每个时代陶瓷艺术登峰造极的极致所在。从独步皇家象征王权尊贵到造就中国早的海外贸易体系,瓷文化本身就是中国文化与历史的重要构成之一。

  时至今日,景德镇瓷器更是在世界各个角落趋之若鹜的追捧中展示着价值连城的意义,收藏景德镇瓷器一时间便就是在收藏文化与历史、尊贵与财富。

  现今瓷器收藏针对景德镇瓷器有着“古瓷”和“新瓷”之别,因为古瓷的价值极端不菲,市场上一向赝品繁多,且可以高仿到鱼目混珠、真假难辨,让藏家们总是在心跳和喜爱中赌博自己的眼光,风险之大不言而喻。相比之下新瓷上则相对很少有这方面的困扰。景德镇的新瓷虽少了些历史沉淀古味,却是代言着制瓷工艺的新发展的顶端,它解决了因为时代限制所造成的原来古代制瓷工艺上不可克服的瑕疵和诟病。

  加上新的审美观念和时代气息的流入,所以现代景德镇大师的新瓷作品以精湛的制工,唯美的瓷体,现在的欣赏品位在瓷器收藏界掀起一阵现代风潮。升值潜力巨大的上升空间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越来越多关注的目光,不少投资者在近年来就开始瞄准了景德镇新瓷市场,使之成为收藏投资的新热点。

  在景德镇现代瓷业中,一些制作精良的“高仿品”也属于新瓷范畴,并也有一定的市场,投资藏家不在少数。但在我们审视历代官窑对制瓷技艺与规格的要求后发现:受不同时代与中国文明发展或制瓷技艺等诸多限制,每件精品虽已达到极致却仍有遗憾和瑕疵;而现代的高仿品概念除了要再现古董瓷的精湛瓷艺也不遗余力地重复着每件作品的遗憾瑕疵,甚至成为了各代陶瓷特有的一种标签。

  依仗复古之风,这样着实拉近了古今时代隔阂的距离,可“若站在攀登陶瓷技艺至臻完善的高峰立场来理解,那么追求这种效果无疑是一种倒退”。显然现在景德镇的传人们不想遗失数千年来官窑制瓷不断力求唯美精益求精的精神和荣耀。

  所以了我们看到的景德镇新瓷精品大多是以现代陶瓷创作理念为主,并讲究艺术创作上的韵味、格调、内涵与逸趣。器形除了采用传统造型之外,还结合现代审美观念全新设计了一些崭新的器型。

  彩绘上则偏重花鸟、景物,风格或写实或写意,釉色五彩纷呈给人一种亮丽的美感。这些新瓷中既有名家大师们心血浇铸的传世时代珍品,又有代表景德镇制瓷顶端的收藏交流精品,甚至一些偏重于陈设的瓷器,也以瓷都的精工技艺展示着现代审美的流变。特别是有着工艺美术大师之称的陶瓷专家们的出炉成品少则十余件多则不过百余件,是众多藏家追捧的第一对象。

  以王锡良、王隆夫、邱含、张松茂、王恩怀等为代表的现代瓷艺大师们,身负着瓷都真正传人的使命,致力于现代制瓷工艺的提高与进步,亲自选配全国各地的优制材料,除了采用景德镇的特有高岭土,还精选其他如中国台湾的高白泥,新疆的优质矿土等制瓷精料,以达到以前景德镇烧瓷不能简单达到的效果,甚至突破了古人无法攻克的造型与材质等技术瓶颈,吸收众多其他艺术的表现形式,把油画、国画、水彩,木刻、书法艺术效果气韵生动地表现在陶瓷器上,创造出许多前所未有的瑰丽多彩的陶瓷艺术表现形式,使得当今的陶瓷之乡将再次以瓷业旗帜的姿态迎来现代艺术陶瓷发展的黄金高峰时期。

  当前新瓷投资收藏市场呈现火热现状,价格也随之逐日攀升,在深圳拍会上,高级工艺美术师刘松林的瓷雕《龙船》,和号称“薄胎大王”的民间艺人高梅生创作的《九龙薄胎碗》,底价分别高达290万元和180万元。

高梅生《九龙薄胎碗》
高梅生《九龙薄胎碗》

  现在不少景德镇工艺大师们的新瓷,打破传统的造型形式和装饰样式,创作思路不断拓宽,运用全新的艺术理念和现代装饰手法,探索新的陶瓷艺术创作的新径。

  王锡良的陶瓷作品以山水、人物画为擅长。他的作品大处着眼有气势,小处观之有意味,因善画中国画,刻意在陶瓷作品中糅进中国画讲求神韵、计白当黑的形式美感。瓷板画《秋思图》,用笔繁简有度、设色清雅丰润,主要表现整体画面的轮廓,摒弃繁缛做作,透出淳厚、素雅的韵味,人物服饰简约而素美,在秀气中突出个性而不张扬,体现出自然恬静的感性韵味。达到静水流深的艺术效果,含着一种现代绘画的超前意识。

  王隆夫的作品《唐三侠》,描绘了李靖、红拂女舆虬髯客道别的瞬间情景。虬髯客骑在急欲狂奔的驴上,回首拱手,似有千言万语难以表达。红拂女跨在马上,若有所思,含蓄地体现了她欲言又止、依依难别之情。该作品用笔苍劲古拙,格调高古秀雅,风格洗练含蓄,在一张一弛、一动一静的强烈对比之中,着力表达真情实感,给人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朴素自然的美感。

张松茂作品《独钓寒江雪》
张松茂作品《独钓寒江雪》

  张松茂的作品《独钓寒江雪》,师法自然,线条平整清晰,色彩平铺直叙,描绘烟波浩渺的江湖,以两岸景物相映成趣,并以淡晕染造成对岸线在云雾中消隐的效果,从而增加画面视野的开阔之感。这即使景物在画中再现得简约合宜,又使画面通过平衡与不平衡,冲突与和谐的更迭、统一,产生无穷的意趣。

  高级工艺大师邱含的作品《草居图》青花瓶,前景钴料勾线寥寥,稍加少许“分水”,以示溪水潺潺,溪畔浓色晕染,象征平坡草渚;中景留空,以亦恬的线条勾描茅屋、窗扉、孤枕,背景则以淡青大笔垂直扫皴,示意群峦,其上留白即属天色。这种利用青花料色的渲染来制造画面深度和层次感的手法,正反映了作者在构图上独特的思考和创新的意念。

  作品《大树下》 《渡头》则采用纯釉里红写水状山,“以笔取势,以釉取韵”,图中丘壑已远离了自然原形,釉色的内涵也变得异常丰富,突现出他师古承继统之后,在空间意识、丘壑图式与笔墨肌理三个面找到了“古不乖时,今不同弊”的蹊径。那润如玉、绿如翠的釉里红,显示着更能体现炽热的情感、浓郁的诗情。其浓艳凝重的红色点线应着釉色的自然晕,加上如狂草疾书笔势,构成大片粗犷可堪玩味的色彩语汇。单色而不单纯,色艳而不庸俗。

  新瓷作品源于传统,高于传统;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拘泥于形式和成规,于法度中求变化,于常理中寓新意,信笔挥洒而不逾规矩,显示出一种自由的气度。邱含的作品《情至深处》,作者熟练运用青花“分水”技巧,以钴料状描山水,力求在一色之中尽展奇诡变化。

  构图章法上极开阖抑扬之变,利用青花分水写意雪景山水之貌;依照浮雕的道理来整体化又平面化地处理形象层次的手段,以及先布色后勾线的运笔法在力度与润泽之间的肌理把握。在其《秋韵》这一作品中,作者用釉里红或勾或抹,或晕或朵,整个画幅舍形悦影,追求的是模糊中的分明,迷离中的清晰。釉里红的色阶变化,有山之薄霭,水之氤氲,天之霞蔚,云之苍茫,以鲜活的色彩语言揭示了“试从静里闲倾耳,便觉冲然道气生”的主题。

  今日之新,正乃后世之古。瓷器的艺术造诣是衡量其日后收藏和投资价值的标尺。新瓷的创作采用 “百中选一” 形式,将现代的审美观念完美与优美的造型和上佳的装饰效果结合在一起,不断提高艺术个性和完善制作方法,取众家之长不断创新以臻完美境界。景德镇新瓷作为陶瓷新贵,蕴涵巨大的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潜力,这股瓷器收藏现代风,前景无限。

以上是瓷器收藏现代风的详细信息,移动版:https://m.yadao8.com/taocizhishi/4936.html

  • 上一篇:现代中青年工艺美术师瓷器成收藏热点
  • 下一篇:没有了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本站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原作者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