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元青花瓷器中蒙古族游牧文化之体现

  中华瓷文化源远流长,元青花瓷开辟了由素瓷向彩瓷过渡的新时代。元青花装饰意味浓厚的构图方式、稳重的色彩、大气而精致的造型使其在瓷文化中独树一帜,是汉族文化与蒙古族游牧文化等不同民族文化的结晶。

景德镇元青花瓷器


  一、蒙古族蓝白色彩崇尚对元青花的影响

  在视觉艺术的众要素中,色彩是为强烈、具视觉冲击力的。元青花的艺术特征主要体现在器物造型、装饰和色彩三个方面,其中色彩起着决定性作用。元青花主要运用的是蓝白二色,蓝白相间的色彩构成了元青花视觉要素中很重要的部分。

  (一)“尚白”观念的体现

  蒙古族历来生活在北方草原上,以畜牧业为主要生产方式,饮食习惯以牛奶、羊奶制成的奶豆腐、奶皮、奶酪等白色的乳制品为主,称为“查干依德格”(译为“白食”);还有饮用牛奶、羊奶、骆驼奶以及用这些奶熬制成的奶茶,尤其以“马奶子酒”为出名,被尊为圣洁的饮品,常献给尊贵的客人饮用。这些白色的奶食品构成了蒙古族日常生活中主要的饮食结构,也形成了蒙古族“尚白”的崇尚心理。

  蒙古族信奉萨满教,而萨满教是崇尚白色和追求善的。白色在萨满教中象征着纯洁和圣人的神灵,是一切善的代表,这种教义潜移默化地深入蒙古族人的心灵,从而影响了民俗。也因为崇尚白色的习俗,蒙元时期在景德镇设浮梁瓷局,烧造一种卵白釉瓷器,因纹饰中模印有“枢府”二字,故称“枢府瓷”,属于官府用瓷。

  (二)“尚蓝”观念的体现

  蒙古族对天蓝色的偏爱是因为蒙古族自古信仰“长生天”,认为它是主宰一切万物的神灵,是善恶的创造者和决定者,受蒙古人敬畏和崇拜。苍天是神圣的,天空是蓝色的,因此,在蒙古族中蓝色也是神圣和吉祥的。蒙古族人称自己是“呼和蒙古勒”(即“蓝色的蒙古民族”),比喻是像天一样神圣的民族。同时蒙古族也有“苍狼白鹿”的传说,对蓝白二色的崇尚和喜好来源于他们对大自然的崇拜和尊敬。蒙元时代的蒙古统治者也将这种色彩倾向体现在陶瓷制作中。到元代中晚期,景德镇创烧出成熟的蓝白青花瓷,或白地蓝花、或蓝地白花,同时也烧成了以钴蓝釉为主的蓝色釉彩色瓷器。

  二、蒙古族生活习俗对元青花器物造型的影响

  (一)为适应游牧民族饮酒习俗的大型器皿

  蒙古族自古以游牧的方式生活在北方草原,素来有群体聚餐和饮酒的习俗。元代的饮酒器具主要有瓶、壶和高足杯,常见的有金银器和瓷器。因此,众多青花瓷器中玉壶春瓶和梅瓶的烧造多。在已发掘的陕西省蒲城洞耳村元墓的壁画中,所画庙堂左侧侍从身后方桌上依次摆放着白色匜、玉壶春瓶、台盘与双盏等器皿,有学者分析是用来饮酒的瓷器。蒙古族喜欢宴请宾客,并有诸多敬酒礼仪,每当敬酒结束后,仆人便抱着盛酒的大梅瓶,依次将客人手中的高足杯斟满,可见梅瓶也是用来盛酒的器皿。据说在元代宫廷盛宴上,事先要根据客人数量的多少摆出足够多的大型梅瓶,以供宾客饮用。

  (二)为方便游牧生活而独创的特殊器型

  元青花中有一些特殊造型,是为了方便蒙古族在游牧途中捆扎和把持的。同时在迁徙中,不易携带大型家具,众人席地而坐,器物摆放在地上或较矮的几案上,因此专门创制了一些特殊造型。如四系扁壶、棱形瓶、高足杯都非常具有时代和民族特色,有一些造型在元代以后未再烧制。

  (三)受宗教影响而仿制的特殊器型

  僧帽壶、塔式瓶的造型源于元代崇拜的喇嘛教僧帽和舍利塔。蒙古族人信奉萨满教,有祭祀习俗,元代受汉人影响,瓷器成为皇家祭祀的主要器皿。目前发现有明确记录详细用途的陶瓷祭祀器是印有“太禧”字样的卵白釉大瓷盘,还有在景德镇市郊后至元四年凌氏墓出土的青花釉里红堆塑四灵兽塔式盖罐,也是很好的证明。

  三、蒙古族特色纹样与信仰对元青花装饰纹样的影响

  (一)蒙古族特色的装饰纹样

  云肩纹是具有蒙古族特色的装饰纹样,至今仍然广泛应用在蒙古族的建造和服饰中,尤其是蒙古包的顶部装饰为多见。所谓“云肩”就是类似祥云的纹样,因主要用于装饰罐、瓶类等大型器物的肩部而得名。一般多见于梅瓶、玉壶春瓶和四系扁壶,多用蓝色勾勒外形,内部多绘繁密花卉纹样或海水纹,而云肩纹之间则留有白色,形成疏密对比,给人一种豪放雄劲、舒展秀美的视觉感受。蒙古族称云纹为“哈木尔乌嘎拉吉”(译为“牛鼻状纹”),因为正面看上去云肩纹形似牛鼻;而从留白区域去看,云肩纹又好像一对羊角。云肩纹图案正负形的巧妙应用,正好说明此纹样是典型的北方游牧文化的产物。

  (二)受宗教影响的特殊纹饰

  元代青花瓷上带火焰的龙纹、麒麟纹均是具有图腾意义的纹饰。带火焰的细颈游龙纹多绘于瓶、罐的主体位置,周围饰以海水祥云纹,仿佛飞翔游走在行云流水之间。细颈游龙纹的形态非常独特,整体造型遒劲有力,四足后膊分别饰以火焰。青花装饰上的麒麟有独角与双角之分,一般做奔跑状,而且身旁带有火焰纹。在萨满教中有火神,本源是女性神,是萨满教母权氏族时代所崇拜的“众火神之汗母”。

  蒙古族受藏传佛教的影响,对莲花、八吉祥和宝珠有特殊的感情,在元青花装饰上更为突出。莲花是佛教圣洁的象征,作为青花瓷器装饰中常见的题材,莲瓣纹开始模仿藏地佛塔须弥座上的莲瓣纹,后来变形成固定的形式在元代青花瓷器上普遍使用。八吉祥由佛教法器的八种物象组成,代表吉祥。八吉祥和杂宝作为辅助纹饰以二方连续的形式构成装饰带或圆形纹样,多出现在元代青花瓶、罐类器物的颈、胫等部位上,还有碗、盘类器物的内底心,八吉祥也是元青花典型的装饰形式。

  结语

  青花瓷器在元代的异军突起是以唐宋制瓷技术为基础的,并且在元代对外交流的经济刺激下繁荣起来。元青花的兴起与当时统治阶级推行的政策、贸易的往来与多元文化交流密切相关。元青花独在蒙元时期出现,是外来进口钴料和景德镇白瓷完美融合的产品。除制瓷工艺技术达到成熟以外,元代统治者重视手工艺、“官搭民烧”的制作体制,以及对外贸易的需求也对元青花产量与质量的提高起到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1]上海博物馆。青花的世纪:元青花与元代的历史、艺术、考古[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

  [2]朱裕平。元代青花瓷[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

  作者单位:景德镇陶瓷学院

以上是“景德镇元青花瓷器中蒙古族游牧文化之体现”的全部内容,本站系口粮站,未经允许,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及用户投稿,如本站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青花瓷是如何名扬天下的

英语中的中国叫“China”,也是瓷器的意思。随着中国瓷器在欧洲大陆的广泛传播,“中国”与“瓷器”成为密不可分的双关语。那么,中国青花瓷是如何扬名天下的呢?

浅析陶瓷设计中的纹饰运用

学习陶瓷制品中纹饰的运用,不仅可以了解到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同时还可以将这些方法应用到我们日常的生活当中,增加美感的同时带来经济效益。

元代瓷器 有的不只是颜值

作为元代重要的物质文化载体,元代瓷器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浮梁磁局的设立,是元代政治秩序作用于手工业生产的直接证据。

独特的景德镇陶瓷文化生态

在漫长的陶瓷生产兴起、发展、繁荣、鼎盛的历史进程中,景德镇不断地传承、创新、开放、融合,形成了独特的陶瓷文化生态系统。

瓷器上的纹饰是如何弄上去的?

纹饰是指陶瓷表面的纹样,它可以是用划、刻、贴、印、绘画等方法来完成。纹饰有简有繁,随陶瓷工艺进步以及人们的信仰、喜好、时尚以及生活习惯的改变而变迁。

明代崇祯时期青花瓷的时代特征

明代青花瓷器在中国青花瓷中影响深远,不同年代的不同青花钴料都能很好地适应中国绘画的各种题材。青花瓷器的绘画用传统的毛笔,以各种线条和点染、渲染来完成画图。

下一篇文章
电话/微信:136-5798-8982